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女士棉裤 >

 第二十章 温仕铭

发布时间: 2014-12-28 19:58


见自己的孙子越说越离谱,温学良连忙转移话题说道:“老钱,今天突然邀请我们出来吃饭,恐怕不会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吧?”

  因为之前接到邀请的时候,就觉察到老钱今天有点反常,神神秘秘的。现在见到他居然带着两个员工和自己一起吃饭,心中的疑惑就愈加浓重。

  “老家伙,你就直接点,不要老吊人胃口。”另一位老人也开口说道。

  温仕铭也眼巴巴地看着钱老:“钱爷爷,你是不是又捡到什么宝物了?”

  “今天碰到一件很有意思的物件,想拿过来与你们分享一下,当然吃饭才是今天的主题,这小玩意就权当吃饭前的开胃菜,助助雅兴。”

  说完就把那砚台摆到桌上。

  温老首先把那砚台拿到手上来仔细端详一番,就认出这是宋代著名的端砚,心想:!感情这老家伙是捡漏了,是在向他们炫耀。

  看完后就砚台递给另一个老者,没花多大的功夫,那老人同样也认出砚台的来头,就把砚台放下。

  那老者与温老对视一眼,刚张嘴,想说话就被温仕铭打断喊道:“徐爷爷等等,我还没看呢?你们先等我看完,再揭开谜底好不好?”

  温老瞪了温仕铭一眼,意思是让他在一旁老实待着,免得又弄出什么丢脸的事。

  但温仕铭假装不明白温老的意思,立即拿起砚台,仔细观看,这里摸摸,那里敲敲,有模有样,就好像一个古董大师在鉴赏宝物。

  看了一会儿,温仕铭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嗯,这是砚台,是唐代时的著名……”

  “咳咳。”一句还没说完,就被温老打断。

  温老实在是看不下,一开口就错了,再这样说下去,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幺蛾子,还是早点让他闭口为好。

  “爷爷,我还没说完呢?”温仕铭不满的说道,他可是准备好好表现一番的。

  “你什么水平还不清楚,你就不要给我们添乱了。”

  钱老也不想在听那小子在跳出来废话连篇,就开口说道:“老徐,这砚台你有什么看法?”

  徐老看了一眼钱老,“老家伙,你就不要再炫耀了,我不信你没认出这玩意是宋代的著名端砚。”

  “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原来是我把宋代端砚误以为是唐代的。”温仕铭恍然大悟道。

  此时,谢梦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,心想:奇葩的人见过,但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。

  钱老和另一位老人对视一眼,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,这样的情况他们遇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那小子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。

  钱老见徐老没看出砚台潜藏的机关,又对温老说道:“老温,你也是这样认为?”

  温老点点头,暗想:不就是一个宋代端砚嘛,难道还会有什么猫腻?

  “你们再仔细看看。”钱老有点小得意,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  温学良也顾不得生孙子的气,又拿起砚台,上下翻转仔细观看,这确实是宋代端砚。

  徐老也重新观察,似乎也没有发现有异常的地方,但从老钱的话中,不难猜测这砚台应该还存在着一些猫腻。

  看到钱老那副得意的模样,徐老心里暗想:都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孩一样,在意这些虚荣。

  同时他的右手无意识转动一砚台底部的八卦阵,突然掉了一块东西下来,心中一惊,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不小心把这砚台弄坏了,毕竟砚台不像玻璃、瓷器那样脆弱的易碎品。

  尽管砚台的制作原料多种多样,比如汉代有瓦砚,陶砚,玉砚,铁砚和漆砚,晋代有木砚,瓷砚,和铜砚,唐代有泥砚,宋代有水晶砚,石泥砚,砖砚和天然砚,明代有化石砚,清代有纸砚,到如今的橡皮砚,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弄坏的。

  徐老认真地观察那掉下来的小部件,果然不出所料,这东西没有新造成的痕迹,边角光滑。

  除了知道真相的陈逸凡等人,温仕铭满脸惊讶地看着钱老,“这……”

  温老也诧异地看着一眼钱老,暗道:怪不得这老家伙那么兴奋,遮遮掩掩的不肯说出真相。

  自从上次的交流会后,就很少看见这种藏宝手段的出现,得到这样的宝物,难怪钱老会有点得意忘形。

  两老看着钱老的目光中,充满羡慕之情,这种宝物可遇不可求,不过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,也不会生气嫉妒之心,以三人的交情,可以随时向钱老借来把弄欣赏几天。

  徐老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龙香剂,脸上的惊奇之色就更弄了,闻了闻那股墨香,开口说道:“老钱,你从哪里淘来的宝物?”

  “别人送上门的。”

  “啥?”温仕铭有点不敢相信,居然会有那么傻的人,把宝物拱手让人!

  钱老就把今天典当铺里的事说了一遍,得知是因为陈逸凡的原因才发现砚台里面藏着宝物的,不由得高看陈逸凡一眼,这小子的运气真是无敌了!

  温仕铭见状又凑近陈逸凡,热情地说道:“陈哥,我觉得刚才组合的提议非常有前景。”

  陈逸凡非常无语,刚才可见识过这家伙的知识,根本就是半桶水,懂得不多却总以为自己学富五斗似的。

  “嗯,好好。”陈逸凡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,就随便应和几声。

  自以为和陈逸凡约定好后,温仕铭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盒子,高声说道:“这是我最近得到的宝贝,麻烦帮我掌掌眼?”

  几个老人随便看了一眼盒子里面的物件,脸色就拉了下来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陈逸凡看钱老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,也用天眼看了一下,没有发现有光晕的存在,那就说这物件是假货。

  把面前的茶一口喝完,温仕铭准备把自己得来的过程一一详述,刚张口就被自家的老爷子打断,“你去见服务员来点菜,那些宝贝就留着再说吧!”

  温仕铭见钱爷爷,徐爷爷也是同样的意思,只好先去点菜。


干台棉裤
联系我们